精华都市异能 唐朝貴公子討論-第五百四十二章:陛下的煩惱閲讀

唐朝貴公子
小說推薦唐朝貴公子唐朝贵公子
李世民的心情,果然好了许多。
他认为陈正泰这是知道他受到了刺激,所以想要借故安慰他。
而且李祐的谋反,对于李世民的伤害很大,陈正泰将这些记下来,供稿给新闻报,某种程度,也能缓解市井之中对于皇家的非议。
因而李世民感慨道:“这普天之下,唯有正泰深得朕心哪。”
这是李世民的肺腑之言。
虽说自己是个天子,可是即便是皇帝,看着这些群臣,有时候也很头痛,君子们成天说三道四,今天不满这个,明天骂这个。仿佛不将李世民骂个狗血淋头,就不是君子似的。
而性子油滑之人,私心却往往更重,围绕在他的身边,每日阿谀奉承,可李世民是何等精明的人,心知这些人不过是想从他的身上得到更高的位置罢了。
可陈正泰不一样……
李世民突然对陈正泰道:“侯君集此人,你怎么看待?”
这突如其来的一问,显然这已成了李世民的心事。
李世民深谙用人之道,他总能轻车熟驾的驾驭着群臣,可也有看走眼的时候,对于侯君集,其实他本是很放心的。
毕竟……群臣之中,将军之中,年纪比李世民小的,且还有能力的人并不多。
至于李靖、程咬金这些,比李世民年龄还大,等再过几年,无论当初如何善战,却都已是垂垂老矣,不知尚能饭否了。
这也是为何李世民格外的器重侯君集的原因,此人是大将之才,倘若哪天他的身子不成了,而太子年纪又小,天下不知多少人对于朝廷虎视眈眈!
太子若是克继大统,身边就必须有个能用的人。
只是这一次巡视太原的事,让李世民产生了警觉,他意识到,侯君集并非自己想象中那般赤胆忠心,此人有油滑的一面。
油滑其实也没什么,谁没有自己的私心呢?
可侯君集的身份而言,却是不允许其油滑的,因为他能力很大,地位也很高,李世民自觉得自己可以驾驭他,可自己的儿子……能驾驭一个城府很深,却只晓得一味揣摩上意的侯君集吗?
陈正泰一听侯君集三字,其实心里已经了然了。
陛下这是对侯君集产生了怀疑!
陈正泰想了想道:“侯将军乃是大将之才,可以独当一面,若是给他一支军马,天下能克制他的人,只怕寥寥无几。此人有万夫不当之勇,可谓当世名将。”
这绝不是单纯的吹捧,实际上,侯君集就是这样的人。
当然,陈正泰可不只是吹捧侯君集,因为他的话,到这里就戛然而止了。
这一下子……却令李世民的脸色格外的凝重起来。
当世名将。
在军中很有威望,如今又成了吏部尚书,算是半个太子的岳父。
这样的人……能力越大,若是德行不好,危害也是最大的。
曹操、司马懿、陈霸先这些人,哪一个人的能力低了?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李世民顿时明白了陈正泰的心意,他不禁叹了口气道:“德才兼备,德在才先,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啊。”
他这一番感慨,显然是想通了什么,而后看着陈正泰,又叹息道:“先令他做这个吏部尚书吧,朕另有布置。”
他突然抬头看了一眼张千:“去查一查。”
张千会意,恭谨地颔首道:“奴遵旨。”
陈正泰心里想,咦,怎么听着侯君集要倒霉了?不过……他说了侯君集的坏话吗?
李世民随即道:“人才的选拔,是慎之又慎的事,朕当初年轻的时候,一味只提拔有才之人,所谓不拘一格降人才,那是因为朕自信自己的才能,远胜他人,就算有人别有企图,朕也可以反手之间,令他们灰飞烟灭。可现在……朕年岁已长,感觉到身子大不如从前,此时才发现,人的德行,也是至关重要的事啊!可是太子……总是令朕担忧。”
陈正泰不由道:“陛下难道听到了一些太子不好的事?”
李世民皱紧眉头:“他太心浮气躁了,也容易轻信于人,不具备洞察人心的能力。这是做太子的大忌,未来若是做了天子,也是做皇帝的大忌。你总是觉得朕对太子苛刻吧,可是……正泰啊,朕若是只一味念着父子之情,令太子继续浮躁下去,将来他做了皇帝,如何担当这大唐的天下呢?无数人的福祉,都寄托在了皇帝身上,百姓们盼望着的,就是明君,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安居乐业?如若不然,似那隋炀帝,似那晋惠帝一般,引起了动乱,这些后果,最终还是天下的百姓们去承受啊。”
“朕是征伐出身,南征北战这么多年,从来不相信天命,也不信什么人天生下来就该做皇帝,这所谓的天命之学,不过是儒生们愚弄百姓的学说而已。朕不信的时候,便起兵反隋,定鼎天下。可现在朕成了社稷之主,固然还是不相信,却也不会去制止儒生们宣扬这一套。”
“有的东西,你明知它可笑,可现在站在朕的立场,却不得不用。只是……若是自己也信了,那么就愚不可及了。社稷之主,既不是天命承继,自然也不是靠一群儒生们宣扬所谓天命所归,便可以高枕无忧的。朕前些年曾有过立李泰的念头,也正因为如此!因为朕觉得,李泰的性子更稳健一些,可终究,李泰还是令朕失望了。这一次,朕又受了李祐的打击,越发觉得,众子之中,竟无一人未来可以一孚众望,这也是朕所虑的事,历朝历代,二世而亡者,多不胜数,那始皇帝、隋文帝,都是何等的豪杰,可最终的结果呢?”
李祐的事,深深的刺激到了李世民。
哪怕是李祐当真有不臣之心,可若是他本事大一些,谋反专业一点,也不至让李世民生出此等忧虑。
可偏偏李世民发现,许多儿子都养废了,德行不好,这是品德问题,品德和皇帝本就没有什么关系,哪一个圣主明君,是五讲四美的人?
只是人愚蠢到了这个地步,就令李世民有所担心了。
此时,李世民又道:“李祐的教训就在于,他身边总是围绕着小人,每日都吹嘘他的功绩,使他越来越不知天高地厚,人心不就是如此吗?谁都不喜听诤言,而愿意听从奉承的话,被一群小人所包围,自然而然,也就没办法知道真实的情况了。这也是为何,朕虽对世族一直持续打压,可对于许多批评朕的人,却总是留有一线余地了。这是因为,朕有时明知道他们批评朕,是怀有其他的心思,或者是,他们别有企图,可朕也要容忍,因为一旦对这些诤言者严厉处置,那么围绕朕身边的,巨再没有人敢说真话了。”
“朕这些年,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哪。可是朕可以做到这一点,朕的儿子们……可以做到这一点吗?看看那李泰,当初以世族马首是瞻,以为这样就是顺应了民望。看看这李祐,死到临头时尚且还沾沾自喜,不能自知。还有朕的其他儿子,朕不说他们劣迹斑斑,可又有谁可以称之为豪杰呢?朕的太子……李承乾,朕最近总是听到他在东宫里抱有怨言,总是说,他这太子何其的不易,朕如何如何的苛刻对待他,他却是不知朕的苦心啊,东宫的人,个个都顺从他的心意,这天下若是没有人苛责他,那么……他便更加的有恃无恐了。最后……他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只是,朕的殷殷期盼,最终却成了苛刻。朕的爱子之情,却成了严厉管教,不近人情。朕的苦心,却也付诸东流,换来的乃是抱怨和不满,说不准将来,会变成怨愤。李泰如此,李祐如此,李承乾也是如此……朕这几日,真是恐惧到了极点,人们从他们身上得到荣华富贵,溜须拍马,已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便连那侯君集,不也在投机取巧吗?”
李世民又说到了侯君集,脸色变得格外的凝重起来:“因而朕这几日所虑的,不是朕没了一个儿子,不是朕不忍心赐死李祐。朕所恐惧的是……那些甜言蜜语,最终又会葬送朕的儿子……嗯?朕在说话,你又在记什么?”
李世民定定地看着陈正泰,却见陈正泰又取出了炭笔和纸板,低着头,刷刷的将纸板搁在膝盖上,炭笔速记着。
陈正泰道:“陛下这些话,真的太得儿臣的心思了,这些话,儿臣要记下来,回去之后,要好好给公主看看,让她知道慈母多败儿的道理,再过一些日子,才好将继藩那个家伙拎出来,寻一个严师去狠狠教导他。”
李世民不禁失笑道:“你这是想拿朕来做这个坏人啊。”
陈正泰苦笑道:“儿臣实属无奈啊,实在是教子这方面的事,儿臣在家里太没有地位了。”
“哈哈……”李世民不禁被陈正泰无可奈何的样子给逗乐了,心情一下子开怀了不少:“其实继藩还小,也不必对他过于苛责,他才刚刚学语呢,不要过于苛待他。”
人就是如此,说到教训儿子的时候,忍不住恨得牙痒痒,就巴不得将那些狗东西们一个个拎起来,多给几个耳光。
可一旦说到了孙儿、外孙的时候,就又是一副嘴脸了,什么大道理,统统都忘了个干净,丢到了九霄云外,剩下的就是心疼了!
陈正泰却很是认真地道:“陛下要管教自己的儿子,儿臣也想管教自己的儿子,道理是相通的。”
李世民倒是理解,颔首道:“那你记吧,不过朕和你说这些,不是让你记下,而是想知道朕现在该怎么办才好?”
陈正泰毫不犹豫道:“这事容易,若是陛下不心疼的话,就不要让太子成日待在东宫,体验民间疾苦的办法多的是,与其让他在东宫之中,每日听人阿谀奉承,每日抱怨陛下对他的苛刻,倒不如……直接将他送去西宁,待个一年半载,就什么毛病都没有了。”
“送去西宁?”李世民凝视着陈正泰。
陈正泰点了点头头道:“其实我们陈家的弟子们,此前也是大多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每日游手好闲。儿臣为了重振陈家,只干了一件事,便是将这些子弟,统统送去了矿场挖煤。等挖个几年,结果就什么臭毛病都没有了。这效果,比多少大道理都管用呢,否则再怎样拳打脚踢,怎样教导,也不及这样的效果。”
张千在旁直接听的心惊胆战,忍不住道:“大胆,这可以混为一谈的吗?太子是陈家子弟吗?”
陈正泰立即道:“这是什么话,太子也是人,怎么就不能和陈家子弟相比呢,张力士这是什么话?”
张千一时无语。
陈正泰想着在家想好好教育儿子都屡屡受挫,心情本就不好,此时张千等于点着了他某个着火点了,于是他继续道:“更何况,你又没有儿子,怎么知道陛下和我这样有儿子的人的心意,教子这等事,张力士还是不要指手画脚的好,你生了儿子再说吧。”
这话足够简单刺激粗暴!
张千仿佛一下子遭受了无数的暴击,整个人要跳起来!
这已涉及到了人格的侮辱!
不过……他下一刻就泄了气,因为……此刻他一丁点的脾气也没有。
李世民却是沉吟道:“话虽如此,可是……太子毕竟是储君,真的可以如此吗?若送去关外,朕向百官怎么交代?倘若在关外出了什么事故,又当如何?”
这也是李世民最为顾虑的地方。
其实历来的天子教育自己的儿子,也不是不知道让他们吃一点苦头说不定更好。
可是……太子往往是储君,而这个时代,和后世是不一样的。
在这个时代,生存条件恶劣,一旦远行,立即会引发水土不服等问题,一场疾病,或者一次不慎,都可能导致生命的消亡,这并非是可以忽视的事。
也正因为如此,太子必须得和宝贝似的,让专门的人监看,简直就是捧在手心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陈正泰则是讪讪一笑,他似乎也觉得,好像这有点不切实际了。
是啊,没有人能承担这种意外,尤其是在这个世界,意外的几率很高。
不说其他的,单说李世民,在历史上生了十四个儿子,可是还没有来得及成年便夭折的儿子,就有四个。
这死亡率,还是有着最优渥的条件的皇族,身边不知有多少的人供奉,更不知有多少天下最顶尖的医者待命的结果。
若是换做其他人,死亡率更高。
这可是一个感冒发烧,都可能要人命的时代啊。
若是去更加恶劣的环境,稍稍有一丁点不小心,都可能要了人的性命。
李世民想了想道:“不过……也不是不可以折中的,此事,朕再想想吧。”
李世民随即道:“说来多日没见秀荣进宫了,近来秀荣每日都在家中教子嘛?”
陈正泰点头道:“除了教子,偶尔也会管理一些家事。”
“陈家的事务,想来也是繁杂。”李世民感慨道:“朕的这个女儿,性子比较温和,若为男子,一定是贤能的人。”
陈正泰尴尬一笑,若是男子,我就讨不到老婆了。
李世民却是突的道:“说到了太子,朕倒是……在想,此时太子在东宫做着什么呢?”
他心念一动,随即看了张千一眼道:“此时是什么时辰了?”
张千道:“陛下,差不多是未时了。”
李世民道:“那么……时候倒还早。走,一起随朕去东宫看看吧,朕倒要瞧瞧,太子现在在做什么。这些时日,朕事务繁杂,倒是对他疏于管教了。”
陈正泰倒有些尴尬,他不喜欢这样,因为李世民的心血来潮,倒有些像后世的老师在自习的时候,来个突击检查。
没检查出什么还好,一旦检查出什么,那就糟了。
只是李世民兴致来了,自是谁也拦不住,此时提前去通风报信,显然也已迟了。
陈正泰只好乖乖应命,心里祈祷着李承乾可别干什么惹李世民发火的事才好。
张千立马去安排好了车马,没多久,李世民便领着陈正泰登车。
皇家的马车乃是特制的,隐私性很好,保护性也很强,木头里夹着钢板,用于防止弩箭穿刺,除此之外,车厢里也格外的宽敞。
当然……唯一的缺点就是……它跑不快。
不过李世民对此,倒是无所谓的,因为皇帝出行,本就不可能风风火火。
为了防范于未然,所以这车外头没有过多的装束,不去仔细辨认,也看不出和其他的马车有什么太大的不同。
这是李世民微服出行专用的,只带着数十个护卫,自太极宫到东宫其实不远,这是两座紧挨着的宫殿群,所以片刻之后,车马便停在了东宫外头。
陈正泰下车,便大声嚷嚷道:“陛下,到了,请陛下下车。”
他这一喊,东宫外头的卫率禁卫立马打起了精神。
………………
第一章送到。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