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問丹朱 希行-第四百六十二章 不同相伴

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问丹朱
驻守在村头的孩童们,觉得今天村子里的气氛不太一样。
瘸子陈老头的家门前站着一些人,虽然没有穿着铠甲,但气势不凡。
不过这也没什么,自从瘸子陈老头果然变成大将军后,门外就经常有气势不凡的人来往。
他们就不要分心了,好好守岗哨,将来也能变成气势不凡的人。
孩童们挺直脊背握着木枪——这可是陈老头,不对,陈老将军亲自给他们做的。
院子里楚鱼容的脊背也挺直如枪,虽然他一向如此,但此时还是略有些绷紧。
陈丹朱伸手戳他后背,嘻嘻笑。
陈丹妍嗔怪的拉开妹妹的手,再对楚鱼容含笑道:“快去吧,父亲在后院,我已经跟他说了,他等着见你。”
楚鱼容点点头抬脚迈步。
陈丹朱在后将手拢在嘴边:“要不要我陪你去啊?我可是我父亲的珍宝,万一他对你不悦,我可以帮你哦。”
楚鱼容将女孩子的手从嘴边拉下来:“你也是我的珍宝,我和陈老将军都是识宝的英雄,我们英雄相惜。”
陈丹朱呸了声。
“丹朱别闹了。”陈丹妍道,对楚鱼容做请,“殿下请。”
楚鱼容点头款步向后院而去。
话虽然这样说,但看着楚鱼容到后院去了,陈丹朱还是略有些紧张。
“姐姐。”她问,“你准备茶了吗,让我送过去吧。”
陈丹妍将她按坐下:“你老老实实坐着,有什么好担心的?父亲如何待你,你心里不清楚?殿下如何待你,你心里不清楚?”
他们都视她为珍宝,陈丹朱一笑,在院子里怡然而坐。
后院的气氛的确不紧张,陈猎虎和楚鱼容甚至没有谈起陈丹朱,见过君臣礼后,陈猎虎便继续锯木头,楚鱼容不觉得受了冷落,还开始打下手。
“殿下竟然也会这个手艺。”陈猎虎见他动作娴熟,忍不住问。
楚鱼容笑了笑:“这个手艺多年与我为伴。”
皇家子弟衣食无忧,便难免有些古怪的爱好,陈猎虎没有再说话。
楚鱼容将一根打理好的木料递给他:“陈老伯,丹朱跟着我,你放心吧。”
陈猎虎神情略有些怅然:“其实,丹朱跟着谁,我都放心,因为那是她的选择。”
楚鱼容轻声说:“我明白老将军的意思,这的确是我和丹朱两人的选择,但能有亲人们的祝福,能让亲人们开心,我们会更开心。”
陈猎虎看他,道:“殿下,得知你为丹朱而来,我们一家都很开心。”
楚鱼容的脸上笑意浓浓,拱手一礼:“多谢陈老将军。”
陈猎虎受了他一礼,低下头继续锯木头,楚鱼容帮他把这根木头打理好,便起身告辞。
陈猎虎也没有挽留,以君臣礼相送,楚鱼容走了几步忽的听陈猎虎在后开口。
“他,是什么时候过世的?”
这一句莫名其妙的话,楚鱼容身形一顿。
他知道陈猎虎说的他是谁。
关于铁面将军这件事,楚鱼容是不打算告诉世人,也自然不会跟陈猎虎提及,陈丹朱更不会说,没想到陈猎虎还是察觉了。
楚鱼容转过头:“天元三年。”
陈猎虎问:“是因为什么?”
楚鱼容伸手按着自己的腹部:“这里的旧伤复发了,来势凶猛,他的身体没有撑住。”
陈猎虎喃喃:“果然还是那里的伤要了他的命。”但下一刻又洒然点头,“不错了,当时他捂着伤口,在燕王军中杀了几百个回合,我原本以为他只能撑这几百个回合,没想到一直撑到了天元三年。”
说罢哈哈一笑。
“好,好,好。”
说罢这三个好字,他拿起锯子继续忙碌,把这件农具做好,他就去边境,朝廷的公文已经到了,要追击西凉兵,直捣西凉王王帐。
楚鱼容也没有再说话,转身大步走出来。
“丹朱——”他脸上带着笑,要告诉她陈猎虎的祝福。
但院子里并没有那女孩子的身影。
丹朱呢?
陈丹妍略有些无奈:“殿下,丹朱她有点事出去一趟。”
有什么事?楚鱼容不解。
竹林此时跑进来,虽然他体力好,但跑了这一路,气息也有些不稳,急喘道:“殿下,我看到青锋了。”
青锋?楚鱼容一怔。
“青锋刚才过去了。”竹林说,神情戒备,“青锋怎么来了?”
青锋不是周玄的同党吗?周玄的谋杀皇帝的事被皇帝压下来了,但周玄的随从们可都有罪。
楚鱼容哦了声:“青锋他当时要告发周玄,被周玄打伤关起来了,所以发配回北军,此时在与西凉兵作战的先锋军中。”
竹林松口气,如此就好,那就没问题。
楚鱼容的眉头却没有松开,青锋是没有问题,但除了青锋来了西京,周玄也来了,很明显,青锋是来告诉陈丹朱这个消息的,那丹朱她这是去见周玄了吧。
楚鱼容又失笑,他的丹朱啊,还真是不委屈自己,才跟他甜言蜜语,转头就去见其他的男人。
…..
…..
青锋是让村口的孩童们把陈丹朱请来的。
听到是青锋来了,陈丹朱也没有犹豫立刻跑出来见他。
青锋告诉她周玄回来了,在周青墓前守墓。
他来来回回走了好几遍,最终没有见他的公子。
“我是陛下的北军,也是公子的护卫,公子做出弑君的事,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公子应该也不想见我。”
年轻护卫脸上没有了清风般的笑意,神情哀哀。
陈丹朱轻叹一声:“他不想见你,不是厌恶你,而是不想再跟过往有牵连了。”
青锋点头:“我明白,但丹朱小姐,公子应该还想见见你。”他垂下头,“公子很久没有见你了,虽然先前他几乎每天都会去你家外走走。”
这个啊,其实陈丹朱是知道的,竹林跟她说了。
陈丹朱默然一刻点点头:“我去看看他。”
听她这样说,青锋的脸上终于浮现笑意,给陈丹朱指明了具体的路怎么走,再对陈丹朱郑重一礼,这才上马轻快的远去了。
陈丹朱按照青锋的指引,骑着马带着一个护卫——竹林还没来,她叫了楚鱼容的护卫,那护卫也并不问,领命跟着就走。
周青的墓地就在京城外不远,陈丹朱很快就找到了,远远的就看到一人在墓前坐着,手里握着锤子叮叮当当的敲打。
陈丹朱走过去打量他的背影,见他穿着黑布衣衫,染上碎石尘土,宛如一个石匠。
他在捶打地砖。
“你要修这个吗?”陈丹朱问。
周玄肯定知道她来了,但一直没有回头,手里的动作也不停,此时听到陈丹朱说话才回头。
他的视线牢牢的盯在她身上,旋即又哼了声:“穿的这么好看,你干什么去?”
陈丹朱一笑:“不干什么啊,是我穿什么都好看。”
周玄嗤笑一声,转身继续敲打地砖:“父亲墓前的地砖坏了一些,我修补一下。”
陈丹朱嗯了声,站在后边没有说话,似乎不知道说什么。
还是周玄抬手指了指一旁:“看,那边都是我要读的书。”
陈丹朱看向一旁,那是守墓人住的地方,门边摆着几个书架,摆满了书籍。
“这么多?”她惊讶的问,“你能看得完吗?”
“一般人当然不行。”周玄带着几分得意,“但我周玄可是个读书很厉害的人。”
陈丹朱狐疑:“不是吧?你不是读书不好,不好好读书怕辛苦,才会跑去书房里偷懒,然后才遇到陛下和你父亲遇刺的事。”
她就这样坦然把这件事说出来,周玄的神情微微一怔,旋即恼怒站起来:“谁说读书不能怕辛苦,我怕辛苦跑到书房里也不是睡觉,而是找个暖和舒服的地方读书呢!”
陈丹朱摆摆手:“不说了不说了,还是看你怎么做的吧,我到时候来看看你读的怎么样。”
周玄哈的笑了:“你能看得懂?”
陈丹朱道:“不要小瞧我,我也很厉害的,到时候等着看吧。”说罢摆摆手,“我走了。”
她转身负手在背后晃晃悠悠迈步。
她背过身了,周玄的视线可以更专注的看着她,看着女孩子一步两步三步——
“陈丹朱!”他忍不住喊道。
陈丹朱停下脚转头看他。
“楚修容告诉我说,你要跟他走。”周玄问,“你怎么不问问要不要陪我一起读书?”
哎?他竟然也知道了,陈丹朱讪讪:“楚修容看起来谦谦君子,怎么也会跟别人讲小话。”
她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周玄挑眉替她回答:“你是怕我答应你,你知道楚修容是不会答应你的,但我就不同了,陈丹朱,你要是敢问,我就敢同意,你心里清楚的很。”
陈丹朱恼羞哼声:“怎样!我清楚又怎么样。”说罢蹬蹬走了。
周玄看着女孩子的背影,哈哈笑了,没有再唤住她。
你心里清楚我,就足够了。
他看着女孩子走开,骑上马,在一个护卫的护送下轻快的远去——
周玄收回视线,将手中的锤子放下,抖了抖衣衫上的尘土,走到守墓房前,随手抽出一本书,席地而坐翻开认真的看起来。
他的人生重新从躲进壁橱后读书的那一刻开始。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
…..
陈丹朱快马加鞭的往家里赶,想着父亲与楚鱼容言谈相欢畅谈不休——不相欢也没事,楚鱼容就要多说些话来说服父亲,总之他们多说些时候,就不会发现她出来这一趟。
但当她刚到村口,就看到楚鱼容站在大树下,手里还握着一个孩童的木枪。
“殿下。”陈丹朱先夸赞,“有你为我们守哨岗,当真是千军万马难开。”
楚鱼容横了她一眼,没有问她去哪里,将木枪放下,对她伸手。
陈丹朱这次没有表明自己无所不能,略作几分娇弱的将手交给楚鱼容,再由他另一手一抱,将她抱下马。
抱下马,楚鱼容也没松开手,陈丹朱做贼心虚决定任凭他抱着。
楚鱼容的下巴蹭了蹭女孩子的头发,忍不住自己先笑了:“陈丹朱啊陈丹朱——”
陈丹朱自己也嘿嘿笑了。
“我要先回去了。”楚鱼容道。
陈丹朱有些紧张,抓着他的手:“京城有事吗?”
楚鱼容握握她的手,看着她眼波含笑:“没有,京城很好,我是急着回去让父皇下旨赐婚,筹办我们的婚事。”
陈丹朱看着他俊美的面庞,再次将头埋在他的胸口,闷闷的声音传来:“那我在家等你娶我。”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